Archives 三月 2020

美媒:中方已向美方开出逾1千人贪官外逃名单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反腐及廉政建设措施为海内外所关注。其中一个热点话题是如何将外逃贪官等犯罪分子缉拿归案。美国有媒体称,中国向美方开出的“贪官外逃名单”已超过1000人。尽管美国不时爆出所谓“要帮忙捉拿中国贪官”的消息,但由于缺乏引渡条约以及复杂而漫长的司法程序,缉拿隐匿在美国的这些贪官面临重重困难。在过去10年中只有两人被遣返,而且近来贪官赴美外逃有加快趋势。美国一些基层执法官员以及法律界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中美应通过外交把司法合作落到实处,将外逃贪官绳之以法;同时注意贪腐资金流向国外的新特点,堵死外流赃款的监管漏洞。

美地方没权抓贪官

如何惩治中国外逃贪官不仅是国内关注的话题,也一直是美国关注的焦点。近年来,一些媒体曾不时透露出所谓美国要帮忙捉中国贪官的消息。美国《世界日报》曾引述加利福尼亚州警方的消息称,中美两国警方在捉拿中国外逃贪官上达成了一些协议:美国警方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逮捕嫌疑犯、冻结其在美银行账户及房产等。

对于有关“美国帮助捉拿中国贪官”的传闻,美国加州洛杉矶县警局国际联络处警官李明成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该县警局在内的美国执法机构,与中国警方和反贪机构在打击刑事犯罪方面有过合作,联邦调查局(FBI)在北京也有办事处,但与中国合作的重点是打击贩毒、走私及假冒伪劣商品的犯罪,而抓中国贪官这样的事情,属于外交及联邦政府层面的事务,地方警局不能直接插手。他说,即使知道中国的贪官隐匿在洛杉矶,不经过联邦政府,美国法律是不允许地方警力介入的。

中美从2007年开始就有司法部门之间的合作,其中也曾涉及到遣返在美国中国贪官问题。路透社曾引述美国商务部法律总顾问克里的话称,中国与美国的司法部门在寻找途径,以期在遣返逃美贪官或返还非法资产方面有良好的合作。他说,美中之间虽然还没有签署引渡协议,但还有其他机制可以追捕在逃人员,如大部分逃犯属于非法移民,很多人可以根据移民法被遣返、被驱逐出境。克里曾对北京进行过访问,主要议题就是反腐败问题。近年来,美国国税局也出台措施,表示欢迎举报移民美国的中国贪官隐匿的银行存款、房产等资产,国税局为举报人保密,并给予涉税金额15%~30%的奖励。

但对于美国官员此类表态,加州华人律师邓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的联邦法及司法体系,规定了联邦和地方执法机构各有不同的司法管辖权,所以中国不可能指名道姓要求联邦或地方执法机构把谁抓回去;中国发出的通缉令也因为中美没有引渡条约,美国的执法机构不会帮助执行。

加州律师申春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在办案及日常生活中,接触到一些拥有美国合法身份的中国官员。这些有着双重身份的人明显有经济问题,但由于中美之间尚没有刑事引渡条约和司法互助协议,即使中国政府发出通缉令,美国也会不理。就在最近,一家国有公司在南方的负责人在国内“集资”了一亿多元人民币跑到洛杉矶。国际刑警组织对此人发出红色通缉令,中国公安部门和检察院都有人来到洛杉矶,但就是没法将此人带回去。更令人气愤的是,尽管他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但仍然通过投资移民拿到绿卡。

中国加大追捕追赃力度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今年两会所作的工作报告中表示,将“深化反腐败国际司法合作,加大对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的追捕追赃力度”。对此,透明国际亚太区项目主任廖燃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中共十八大后加大反腐力度开始,明显感觉到国内贪官外逃和资金外流加速。加拿大、美国和新加坡等国的大城市的房地产去年都在暴涨,而买家大部分是中国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些端倪。

廖燃说,现在中国鼓励国企走出去投资,虽然大部分可能是真的去国外办厂,但是仍然有部分是转移资金。比如有人出口的一批货物本来价值3000万,但他只报1000万就卖出去,2000万就留在国外,这是常见的洗钱方式。廖燃称,过去5年,中国外流非法资金达5000亿元人民币,这还是保守估计。

美国一些执法官员和司法界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贪官跑到美国并留下来不难,但是把他弄回去却不容易。这不一定是美国政府有意刁难中国,主要是要通过美国移民递解的司法程序,如果中国贪官在美国没有新的违法活动,很难把他们遣返。

中国政府捉拿逃到美国的贪官有难度,除了欠缺这方面的司法合作外,美国宽松的移民政策也是原因之一。邓洪表示,目前中国贪官获取移民身份的方式往往是投资移民,贪官首先把自己的亲属以投资移民的方式送到美国,亲属取得美国公民身份后,很容易为贪官申请美国绿卡。他说,虽然在申办投资移民时,规定要说清楚资金来源,但美国查得并不严格,有些来源也无法查证;另外,经济不景气,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对美国来说很重要,有钱进来,何乐而不为。

中美司法亟需深度合作

2011年起,中美开始讨论遣返被中国通缉的贪污犯的合作问题。当年余振东被遣返一案曾被舆论认为是在尚未签订引渡条约的背景下中美司法合作的成功范例。美国联邦调查局国际执行局局长汤姆斯曾对媒体高调宣称,任何中国的犯罪嫌疑人前往美国,只要中国司法部门向我们提出调查的要求,而且我们也查证其确实在中国实施了犯罪行为,我们就会“来一个,查一个,遣返一个”。但时至今日,这样的遣返很少。

廖燃说,这里面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双方的法律体系不同,不能接轨。在美国,法官判案引述有关案例,没办法打包处理一类案子。而中美要想签订引渡条约的主要障碍是双方对司法制度和人权保障制度认识的分歧。

美国一些执法官员和法律人士则认为,要想有效打击逃到美国的贪官,中美若一时签不了刑事引渡条约,可以先从两国司法检察机关相互交换资料着手。此外,中国还应善用美国法律,并研究贪官转移资金的新特点,同时还要有一些鼓励美方配合的措施。

邓洪说,一些贪官在中国拥有很多财产,逃到美国后就用中国的这些财产抵押贷款,这样一方面可以逃避每次向国外汇款不能超过5万美元的限制,同时其实质也是洗钱。这是最近一两年,贪官使用的转移资金的最新手法,一些在中美营业的小银行会涉及此类业务。

除了要求遣返贪官,中国与美国合作打击外逃贪官还面临一个很实际的问题:贪官被捉住,对其贪污的钱怎么办?廖燃说,有学者认为对贪官的赃款,可以适当让外逃目的国享有部分利益以助遣返贪官,但这种方式根本不可行,“因为人家根本不想给你。即使人可以遣返给你,但钱不能帮你追回来。”他说,对于追讨外逃资金,“除了刑事诉讼,中国应同时注重对贪官的民事诉讼。中国刑事判决中可以‘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但这一条在国外不管用。而民事判决结果,在国外可能被认可。”他认为,在中国,反贪似乎只是纪委的事,银行、税务等部门只是配合一下。实际上,许多漏洞都出在这些部门的监管上。在中国,一个人可以开很多账户,甚至有好几个合法身份,因此监管特别难,漏洞太大。(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孙卫赤 本报记者 黄晶晶)

(编辑:SN098)

管窥文物回流:价值与拍卖价格名实难副

在讨论文物回流之前,首先有必要对“文物”的概念进行阐释,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文物意指“历史遗留下来的在文化发展史上有价值的东西,如建筑、碑刻、工具、武器、生活器皿和各种艺术品”。文物显然具备一些关键性的特征,主要包括“历史的”“艺术的”“教育的”“民族的”等,在欧美发达国家,文物被视为文明的重要标志。在纽约、巴黎、伦敦、佛罗伦萨等城市均有保存文物的重要博物馆,如大都会博物馆、卢浮宫、大英博物馆等,这些城市的旅游通票中最主要的景点即各大博物馆,北京的故宫博物院同样因富藏文物而闻名。

近年来,人们对价格屡破纪录的文物拍卖之所以关注甚多,大约是基于民族情感与心理认同之故。通过高价拍卖,文物被赋予了一种民族色彩,它成为了中国艺术与中国文明的代表。20世纪上半叶,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呈请教育部增设艺术系,文曰:“我国用积弱之余,惟历代之艺术品,尚能引起世界之尊敬。有识之士,见我国人在此方面之成就而知我民族精神力量之伟大。我国人所可引以自豪以恢复民族自信心者,亦惟在此。”如同梅贻琦一样,近代许多有识之士如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鲁迅等人都意识到文物的重要地位,但这些文物的价值显然也被作为“他者”的西方列强所意识到了,因而导致了文物流失的开始。

中国文物流失与回流的独特历史

文化意义

目前,中国流失文物遍布世界47个国家的100多家博物馆,海外收藏中国文物较为集中的几个博物馆主要有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哈佛大学博物馆、佛利尔私人博物馆,法国的卢浮宫吉美博物馆、巴黎市立博物馆,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远东古物博物馆,俄国的圣彼得堡美术馆,日本的东京国立博物馆等。如果加上民间收藏,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大约超过1600万件,其中,一二级文物至少有167万件。这些文物的流失过程是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其中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起点: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1912年溥仪退位以及1937年日军侵华,这几次事件导致大量的中国文物被掠夺、走私和偷运至欧美、日本、东南亚各国。正因为这些流失海外的文物被打上了屈辱的烙印,它们的辗转流失乃至被拍卖回国更显独特的文化意义。文物回流被视为艺术市场中方兴未艾的一股潮流,但有关专家却对“文物回流”这一概念和现象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提出质疑,代表者如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他提出现代市场拍卖中的“文物回流”已被滥用,必须重估其合法性。

文物回流的三种形式:

国家回购、民间收藏和合法索要

在21世纪的前十年中,海外流失文物在艺术市场上的价格不断攀升,民间收藏极大地推动了文物的回流,值得注意的是,从2002年开始,中央即成立了历时5年,投资2.5亿元的海外重点珍贵文物回流工程。而流失文物的回购,并非始自本世纪,早在建国初期,中央政府与周恩来总理即高度重视文物保护与收藏,这一时期,国家收集与回购了《五牛图》《伯远帖》《中秋帖》等重要文物。囿于财力限制,国家购买对于流失量巨大的海外文物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民间收藏显然是文物回流的一个重要渠道,但回购的同时,还需要深入了解“回流文物”的价值所在。例如圆明园青铜兽首,其象征意义远远超过了自身的艺术成就,由于它反映了世纪之交中西合璧的艺术精神,属于被非法掠夺的文物,对其高价拍卖无疑将使这一商业举措合法化。

相反,许多国家不断呼吁甚至依法索要流失的文物,尽管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纽约大都会等18家欧美博物馆曾发出联合声明反对归还文物,合法索要的主张仍被坚持,当流失文物因非正当渠道散落世界各地博物馆时,它们在陌生环境中失去了固有的场所精神,留下的不是文明的进步,而是历史的遗憾。2002年3月,纽约苏富比将拍卖中的六件汉代裸体陶俑归还中国;2007年3月29日,美国盖蒂博物馆将一个公元前4世纪的金质葬礼用花环和一尊公元前6世纪的大理石雕像归还希腊,这些文物的回流,意味着文物原属的国家和民族对历史和艺术的尊重。

回流文物的价值与拍卖价格名实难副

然而,文物的回流还需要一定的甄别力。譬如大英博物馆收藏的《女史箴图》唐代摹本与敦煌经卷;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夜照白图》,云冈、龙门石窟佛教造像,这些文物具有很高的历史与艺术价值。但同样有大量的文物并不具备很高的价值,有相当一部分文物以正常渠道流通海外,这些文物充当了文化艺术传播的重要媒介,无需回流。

回流文物面临的真伪问题也成为了艺术市场的吊诡之处,具体表现在文物与拍卖价格之间名实难副。2010年,北宋黄庭坚的《砥柱铭》拍卖价格为3.9亿元,被质疑为明代赝品;2013年9月19日,刘益谦以5000余万在纽约苏富比拍得北宋苏轼的《功甫帖》,被上博学者单国霖、钟银兰、凌利中质疑为晚清摹本。虽然这些回流文物的真伪仍有待进一步鉴别,但其回流的资本动力却一目了然。

东方主义视角下的中国文物

回流文物在中国当代的热炒热卖,多少反映出艺术市场的无序化与国民审美能力的缺失,也正是东方主义在21世纪新的表现方式。自19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日本艺术一度从欧洲的个人收藏而转向为一种如火如荼的时尚,“日本热”风行一时,从皇家伍斯特瓷器到巴黎儿童的扇子,日本艺术充斥欧洲。而到了20世纪初,欧洲则将兴趣的焦点转向了中国,1911年,法国批评家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声称:“与相仿的中国比较,日本只是艺术的侏儒,而中国艺术则高贵而无与伦比。”以文物为代表的中国早期艺术出现在西方人的视野中,并冲击着西方的艺术观,在此时期,许多中国的艺术展览在欧美举办,如1935年伦敦伯灵顿宫的中国艺术国际博览会,其中展出了新石器时代到18世纪的3000多件文物作品。

虽然中国与日本的艺术在近代史中成为西方同情与欣赏的对象,但无法掩盖一个基本事实,即这种欣赏的基本前提是基于东方主义的视角。中国与日本都是在遭受侵略、在被动的门户开放中流失了大量文物,斯坦因、伯希和、卜士礼、大维德等人都是在东西方不平等的社会语境中充当了中国文物艺术的鉴赏收藏家。可以想象,从第二次鸦片战争到19世纪末叶,愈多的西方人进入中国腹地进行探险与科考,该时期也成为中国古代文物流失海外最集中的时期。从客观影响上看,文物流失进一步扩大了中国艺术的世界影响,促使西方学者对中国艺术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与研究,也为后世中国文物的回流埋下了伏笔。但是,陈设与收藏中国文物更多反映出西方在文化霸权上的优越感,非西方文化只是新奇而边缘的呈现。

回流文物的真正目标有待正名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是西方眼中的危险与威胁。英国作家萨克斯·洛默尔虚构了一个著名的东方恶棍———傅满洲博士,作为中国的拟人化代表,他是蒙古星球的皇帝与邪恶的天才,威胁要毁灭地球。傅满洲一心想统治世界并毁灭西方,他被描述为“又高又瘦,高耸肩膀,眉毛像莎士比亚,面容如同撒旦,其头颅光滑,有一只眼睛狭长具备魔力的绿猫”,傅满洲被赋予了东方人种的狡猾与智慧,他被视作“黄祸”的化身。很显然,中国流失文物所代表的中国艺术也处于东西方二元对立的沟壑中,西方通过殖民掠夺与政治压迫的手段获得了文化艺术上的话语权,中国的流失文物更多被视为西方为中心的文明装饰与补充。

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资本成为制约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流失文物的回归可以被看作是在资本驱动下进行的,也反映出文物价值的模糊定位。流失文物属于过去的中国艺术,但回流文物的真正目标应该是未来的艺术中国,即培养国民的高尚情操与健全人格。“回流文物”的天价拍卖,是东方主义的另一种延续,还是中国艺术对市场的合理诉求?一切都有待于“正名”。在文明的余晖处,千年莫高窟辉映着荒寂的王道士圆寂塔,而20世纪80年代以来,无数被盗空掘毁的陵墓依然重复着历史的悲剧,当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价格在一槌间定格,它成为文物流失与文物回流的见证,书写着文物与文明的历史、现在与未来。

2014年4月8日上午,收藏家刘益谦以2.5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创下了中国瓷器拍卖价格的新纪录,如此之高的价格源于它被冠以的文物价值。斗彩鸡缸杯掌腕大小,于明成化年间(1465-1487)烧制而成,造型精美、图绘生动,因杯壁上画有公母鸡而得名。目前,存世的斗彩鸡缸杯仅有19只。而2014年4月7日在保利香港春拍会上,崔如琢手卷《丹枫白雪》的拍卖价格高达1.6亿,相当于香港嘉德全场青铜器、珠宝以及潘玉良、吴冠中等名家作品的价格总和。如此拍卖不由得让人质疑艺术品的价值标准,回头再比较斗彩鸡缸杯的拍卖,无论是文物还是当代艺术,拍卖价格是否可以真正衡量这些艺术品的内在价值?中国艺术市场是艺术的繁荣还是资本的泡沫?从文物回流的追溯中,或许能发现一些启示。

本版稿件主要由北京华年喜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策划

文物回流大事记

中国艺术品拍卖恢复,回流文物便开始在拍卖舞台上成为主角。 

2002年,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在中国嘉德拍出了2530万元的价格,米芾的《研山铭》由故宫博物院以2999万元的价格拍得。

2005年7月12日,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在英国佳士得以2.3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拍出。

2005年,龙门石窟的7件佛首雕像由美籍华裔艺术家陈哲敬购买捐献给国家。

2013年秋,刘益谦以5000余万在纽约苏富比拍得北宋苏轼的《功甫帖》,在为民间收藏家力促“国宝”回流大声叫好之时,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发声质疑这件书帖为伪作,真伪之争依然没有定论。

中 国 文 物 信 息 中心 购 回 了 商 周 青铜精品“子龙鼎”。

2007年与2009年,苏富比与佳士得相继对圆明园马首、圆明园鼠首与兔首进行了拍卖,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委员会对此提出了强烈反对,最终由法国的皮诺家族在2013年将该收藏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

全国政协委员、澳门富商何鸿燊以600余万购买了圆明园猪首。

2014年3月,湖南省博物馆官方发消息称,流落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商周青铜器“皿天全方罍”器身将回归祖国,由湖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之前,湖南省博物馆就曾正式致函纽约佳士得,以所筹2000万美元价商购皿方罍事宜,国内拍行和买家纷纷表示支持,呼吁华人个人藏家放弃购买,最终促成了此次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