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首富绑架案嫌犯前妻:父亲知道后快被气死

法晚深度即时(统筹执行:朱顺忠 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韵佳)“他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完全不敢相信!”谈到刘某涉嫌绑架宜宾首富章英启并胁迫其杀人时,刘某的前妻吴霞和妹妹刘美至今仍觉得这种疯狂的举动不可思议。

嫌犯家离富豪公司不到500米

四川省宜宾市公安局11月17日通报,11月10日晚,宜宾伊力集团董事长章英启被人绑架,被胁迫参与杀害一名陌生女子。第二天中午,警方将刘某、岳某、陈某、冯某4名嫌犯抓获,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来到宜宾市宜宾县柏溪镇,宜宾伊力集团总部就坐落于该镇桂园路133号。时而有车辆进出公司门口,从外看并无异常。伊力集团一员工告诉记者,董事长章英启被绑架一事发生后,有不少人来到公司询问情况及案件进展,公司对此加强了安保。

前台员工说,事发后公司仍在正常运作,员工也正常上班,并没有受到影响。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公司人员称相关负责人都不在公司,不方便接受采访。

沿着桂园路往西南方向走约400米左右,就到了宜宾县柏溪客运站,正是桂园路和陵园路交界处,这里聚集了大量商贩。不少群众商贩都知道宜宾伊力集团董事长章英启被人绑架的事情,并对此事议论纷纷。有人称,在当地,章英启可能是刘某所在视野中最有钱的那个,所以就盯上了他。

在当地商贩的指引下,记者在陵园路街道的一条小巷里找到了刘某的家。通过“百度地图”查看,记者发现刘某的家离伊力集团公司还不到500米。

嫌犯前妻:父亲知道后“快被气死”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探访时,刘某的前妻吴霞和妹妹刘美正好在家。吴霞说,刘某“脾气很大”,“和他天天吵架”,后来到2013年,两人协议离婚,至今已经有两年。

吴霞说,离婚之后,孩子由她带,刘某每月会寄点钱过来,偶尔也会回家。离婚后,只听说刘某在外做生意,但具体做什么生意她并不知道。

半个月前,刘某曾回家一次,但吴霞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后来,公安局民警通知她们去取拘留通知书,才知道刘某涉嫌绑架罪已经被拘。

至于刘某作案的动机,有传言称刘某因为做生意失败,欠下不少钱,所以心生歹意。吴霞说,家里的房子是老父亲买的,并没有因为房子欠债;儿子正在上高中,也不需要花费大笔的钱。“到底为什么做出如此疯狂举动,不理解。”

宜宾市公安机关称,犯罪嫌疑人刘某和另外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冯某是“情人”关系。对此,吴霞说两人离婚后对刘某的私生活都已经不关心,“他在外有没女人,离婚以前都没有和我说的,离婚之后就更不说了。”

吴霞现在最担心的是家里的“一老一小”。吴霞17岁的儿子马上就要高考,平常压力就很大,“知道父亲的事情他都不敢相信,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和他解释。”

吴霞说,刘某的母亲已经去世,60多岁的父亲在家里和刘某妹妹一起生活,在新闻中看到儿子的疯狂行为“快被气死”。家里怕老人家想不开而做出更过激的举动,这两天已经带他出去散心。

“他这个人吧,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不敢想象。”谈及刘某,吴霞说,“虽然离婚了,毕竟夫妻一场,听他这种事,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嫌犯妹妹:“完全不敢相信”

“我听到这个事情大吃一惊,我都不知道他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完全不敢相信!”刘美是刘某唯一的妹妹,至今仍觉得刘某的行为不可思议。

刘美说,刘某平时和亲戚之间关系不太好,两人虽然是亲兄妹,但是平时几乎很少联系,并不太了解他平时做的事。“除了家里有一些事情,或偶尔父亲有事情的时,才会联系。”

对于刘某,刘美的感情比较复杂。“毕竟是我的亲哥哥,有血缘关系。”刘美说,刘某对家庭并不是很负责,“都三四十岁的人了,应该要有点分寸,还一个人在外面混。”

此事经过新闻媒体报道后,刘某父亲就看到通过对比姓名、地址、年龄后就确定是刘某。刚开始那几天,半夜里刘美怕父亲想不开出事,刘美每隔一会儿时间就去看他,也让他朋友没事就去劝导他。

“经过这件事,爸爸受到的打击很大,家里的亲友也比较恼火。”刘美对法晚记者(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说,家里的重担现在落在了她的身上。

(文中吴霞、刘美均为化名)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