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堂叔强奸女婴案宣判 嫌疑人获刑5年(图)

【南平政和#六个月女婴遭强奸#嫌犯获刑5年】备受社会关注的福建政和县6月女婴被性侵案6月30日上午在政和县法院二审宣判,犯罪嫌疑人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受害女童家长对判决不服将上诉。法院驳回民事赔偿方面请求,理由是原告方“未能提供经济方面的证据”,徐先生称对于判决结果“很不满意”!

早前报道:福建6月大女婴被性侵案开庭 检方提供证据不全

前天,福建政和县6个月大女婴遭堂叔性侵害一案在政和县法院开庭审理。因检方提供相关证据不足,法庭宣布择日开庭再审。

5月21日上午9点,“政和女婴被侵案”在政和县法院开庭。由于涉及未成年人遭受性侵,法院不公开审理此案。当天法庭上,除了法官及公诉人员外,只有受害女婴的父母、犯罪嫌疑人徐某,以及双方代理律师在场。

公诉机关控称,2015年1月27日15时许,被告人徐某在同村人徐先生家喝完喜酒后,将徐先生的女儿(2014年7月生)抱到附近茶园,实施淫秽行为。经政和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女婴的受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徐某以刺激性欲为目的,实施淫秽行为,并致被害人轻伤,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应以猥亵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案件审理将近三小时,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及受害方的疑问,主要集中在对法医的质疑,要法医详尽描述当初检查小孩时,小孩受的是何种伤害,这对案件定性为猥亵罪还是强奸罪至关重要。两位法医当日到庭参加庭审。

案件并未审出结果。检方称,由于徐先生及其代理律师提出要DNA检验鉴定人到庭,而这个过程需要申请,因而休庭。徐先生表示,当地刑警队进行侦查时,将小孩受到侵害时所穿的带鲜血的裤子带走,而庭审时,检方未将这个重要证物带到庭审现场,因而法庭宣布休庭。

但是,在法庭质证阶段,由于检方没有提供证据,法庭要求检方补充侦查,没有继续审理,宣布择日开庭再审。

徐先生说,检方当天并未说明没有提供证据的原因。据他透露,案发后他将小孩带血的衣裤、鉴定材料等交给刑警大队。检方曾告知,“证据需要送到南平市公安机关进行相关验证,包括DNA检验等。”

昨日,东南快报记者致电政和县人民法院办公室叶主任。叶主任证实5月21日法院不公开审理徐某涉嫌猥亵儿童一案。但是案件正在审理期间,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

东南快报记者从政和县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政和法院”看到,此案件庭审相关情况已公布:“5月21日上午9时,政和县人民法院就徐某涉嫌猥亵儿童一案依法进行不公开审理……徐某涉嫌猥亵儿童一案,政和县人民检察院于4月30日依法提起公诉。受害人于5月4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各项损失80万元。5月11日,政和县人民法院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未能达成协议。今天的庭审没有当庭宣判,下次开庭时间另行确定。”(东南快报记者 刘清华)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反弹是否代表调整结束?

这波强震荡,把高杠杆的融资盘从悬崖边拉了回来。最为可悲的是,以散户为主力的场外配资形成的杠杆资金在这波强震荡中几乎覆灭。散户杠杆资金看似规模庞大,实则异常敏感,助涨助跌明显。这波震荡,对市场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


政府真能控制中国股市涨跌吗

从很大程度上说,中国股市就是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一个缩影。由于政府本身怀有巨大的利益,而不是一个中立的监管者,它经常直接介入到微观市场领域的博弈中。加之中国缺乏良好的法治环境,政府的这种参与总是充满长官意志和随意性。


一个中国股民的心路历程

6月29日这天,一个疑似资深股民的微博,登上了热门。我翻看了她的大部分的微博,如果内容完全属实的话,这个股民的形象大致如此:女,有一个孩子,有约10年的炒股经历。她反美仇日喜欢普京以及俄国的强硬,并认为中国也应该对美日菲律宾强硬。


我也见过北大清华招生组

见面也只是照本宣科的聊了聊招生政策,参观、豪车、打架这些礼遇,我都没有见识到,现在回想未免觉得遗憾。那么轻易就上了其中一个,如果再多考一些分数,让两所“全国人民公认”的名校像“泼妇”(北大招生组对清华同行的形容)一样在自己面前掐一架,岂不是终身受用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