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杜撰干爹背景不存靠山

“在里面这段时间,回想自己这几年所做的事情,我非常后悔。出去以后,我不会再去赌博、炫富或者去做一些违法或违背道德的事情,会踏踏实实做人。”在北京某看守所内,犯罪嫌疑人郭美美如是说道,并流下了悔恨的泪。 

郭美美,这名因“红会”事件一夜成名的网络“炫富女”,近日再次陷入舆论漩涡,但这次事态远比她当年突然走红更为严重:7月9日,北京警方打掉一个在世界杯期间组织赌球的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8名。该团伙在境外赌博网站开户,通过电话、微信等形式下注。郭美美系参赌人员。

此案持续引发媒体和网友热议,背后有无更多内幕?郭美美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的巨大“能量”从何而来……为进一步查清案情,北京警方联手广东、湖南等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

来自北京警方的最新消息显示,7月14日,郭美美等人因涉嫌赌博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在大量证据面前,郭美美供认了在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参加赌球以及组织赌博的违法犯罪事实,并进一步供认了长期参与赌博活动、为牟取暴利开设赌局的犯罪事实。

警方还发现,不论是炒作红十字会,还是“2.6亿赌债”,以及为郭美美量身定制的网络电影《我叫郭美美》,甚至郭美美因赌博被抓后,其母亲配合北京警方调查时网上出现的“郭母连夜从日本飞回国”等不实消息,都疑似有幕后推手进行网上炒作。对此,警方正在深入调查中。

案情

“干爹”王某:郭美美是我一生的噩梦

设赌“抽水”非法牟利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赌成性,先后60余次往返港澳及周边国家赌博。2012年底,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认识了一名职业德州扑克赌徒康某某(中文译名,外籍),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在京同居。2013年2月,郭美美与康某某策划在京开赌场,由其生活助理吕某某出面,在朝阳区北京公馆西塔楼以月租1.9万元的价格租下一套房屋用于设赌。随后,郭美美及康某某购置了赌桌、筹码和POS机。

警方初步核实,郭美美开设赌局的每场赌资都在百万元以上,她个人通过“抽水”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北京赌徒朱某就是郭美美的“朋友”之一。“她从晚上8点多直到夜里1点多,不停打电话邀请我以牌会友,说两人再见见面。她还说这边有许多朋友,都是有实力、名望的人。”朱某供述。

在郭美美的力邀下,朱某凌晨1点多找到了这个赌局。虽然朱某一再说没带钱也没带卡,郭美美仍主动为他提供了筹码,仅两个多小时,朱某输掉了40万元。“我说改天给你钱,她说不行,现在就要给。”

当天,朱某被郭美美等人控制到天亮。直到写下一张40万元的欠条,在郭美美助理的“陪同”下回单位取钱后,朱某方才脱身。截至被拘留前,朱某已先后还郭美美所欠赌资31万元。

为炒作赌博网站炮制“2.6亿赌债”

事实上,郭美美曾在网上炫耀自己豪赌,称“输大了”。就在涉赌被拘前不久,她还曝出另一则惊人消息———有微博网友称,郭美美在澳门赌博欠下2.6亿元赌债,随后又赴澳门还款,其资料随即从追债网上删除。该微博称,郭美美找到了新“靠山”,替她还清了近半数欠款,所以才暂时得以脱身。郭美美本人转发了微博,留下“汗”的表情。警方查明,这是一条精心炮制的虚假新闻。

郭美美供述,她在澳门赌博时认识了某赌博网站负责人杰某(澳门人),杰某提出借郭美美之名虚假炒作,以提高该网站的知名度,两人一拍即合。作为酬谢,杰某向郭美美提供40万元的筹码供其赌博。

“郭美美从澳门回来说,过一段时间会有个很大的新闻出来,说她在澳门赌钱,欠了很多钱,其实没欠很多钱,只是帮朋友的网站增加点击率。”吕某某说。不久,杰某的赌博网站发出“郭美美在澳门赌博输2.6亿”的惊人新闻,被各大网站争相转载。“当时我正在办银行贷款买房,因为这个新闻影响到我在银行贷款,所以新闻发了没过几天,我跟他说快点撤掉这个消息。”郭美美供述。

郭美美供述,杰某认为如果贸然删掉,媒体会说这是假的,对他们网站的信誉造成影响。“过了一个多礼拜,他们又发假消息,说我找到新靠山,帮我还了一半赌债。”这次,杰某又向郭美美支付10万元。

性交易每次价码达数十万元

郭美美还向警方供认,她签约南方某演艺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支付报酬5万元,这是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谓的“商演”不足20场,更多的却是借“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

“郭美美通过网上联络、熟人介绍及主动搭讪等多种方式,多次与人进行性交易,每次价码达数十万元。”办案民警介绍。

据郭美美供述,2013年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她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男子见面,又收了其30万元港币之后,两人发生性关系。郭美美回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

“她经常告诉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们到了当地后,接机的是陌生男子,当晚她会与该男子开房,第二天我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现金”。吕某某供述。

杜撰“干爹”,不存在“靠山”

郭美美是否存在网络传言中的“靠山”和“背景”?她的“干爹”究竟是谁?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经查,郭美美1991年出生在湖南益阳一个单亲家庭,2010年认识深圳商人王某。

王某,男,45岁,深圳人,以参股方式投资房地产、基金等领域,是郭美美2011年“红会炫富”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于7月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拘。

“2010年8月,我要朋友帮我介绍一个女孩玩玩,朋友就介绍了郭美美。郭美美从北京飞到深圳,我为她安排了酒店,第二天我就跟她发生了关系,当时她向我要了3万块钱。那以后,她想要钱了就会从北京飞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并每次给她5万块,算是包养费。”王某供述。

“她要求我给她买辆跑车,说是生日礼物,不买就跟我断,后来我给了她240万,让她自己买的。”王某承认,“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图的就是我的钱,我看上的是她的年轻,我们各有所图而已。”

“当时朋友翁某在北京收购了一个叫中红博爱的公司,我投资500万参了10%股份。”王某供述,该公司正与隶属于中国商业系统的中国商业红十字会商洽开发“中国博爱小站”项目,即购买车辆免费为社区老人提供医疗服务,车辆喷涂“红十字”标识,以项目为名招揽广告来赢利。

“有次翁某跟我聊公司招人、装修,郭美美在旁边听到就说要应聘。后来她说要做CEO,当时我不知道CEO是什么,就笑笑说你做什么都行啦。”王某回忆。说完后几天,为增加炫耀资本,郭美美根据想象,把微博认证从“演员歌手”更名“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发布豪车、奢侈品等炫耀奢华生活方式的照片,将与她本人、中红博爱均无关系的中国红十字会推进舆论漩涡,进而引发慈善信任危机。

这起网络事件也导致“中国博爱小站”项目流产,王某与郭美美断绝交往。

然而,郭美美却一夜成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为掩盖被包养的事实,她称王某是其“干爹”。“我从来没见过虚荣心这么强的人,为了名不计后果,为钱不择手段。红十字会名誉因她受到极大的损害,我因为她身败名裂。”如今谈到此事,王某后悔不迭:“郭美美是我一生的噩梦!”

声音“我想还红会一个清白”

对于“红会事件”,郭美美也反复表达了悔恨之意。“其实我和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我本人也不认识任何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因为自己的虚荣心,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导致红十字会这几年名誉受损这么严重,现在说对不起都不足以来表达我的歉意。”

“今天借着这样一个机会,我就想还红会一个清白,深深说一声真的很对不起……”郭美美流着泪说。

本版文图均据新华社